新闻热线:0577-67898890 广告热线:67810777 《今日文成》发行投诉电话:67865416 67810777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原创专栏 >> 文学 ---- 楠溪山水,一种精神的海拔(五章)

楠溪山水,一种精神的海拔(五章)

□ 王微微
http://www.open-upload.com/system/2018/9/4/130711.html  2018/9/4 10:32:00  错误提交


  一.楠溪江畔邂逅雨
  
  一场雨,是一首诗的试探。
  
 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雨酝酿了良久,风思考了良久,然后,噼里啪啦,像灵感到来一样从云端翻滚而下。
  
  雨声哗哗哗,笔端刷刷刷。山宁静水优雅,它们已经习惯于这种惊慌惊叫惊讶,奔跑的步履惊扰不了它,甚至那几朵手拧长发摔飞的水花。偶有几张面孔潮湿嘴唇紧闭的花骨朵,从山涧中探出湿漉漉的脑袋张望一下,并不说话。我想像不及。
  
  雨停,风止,山水又自顾清雅。
  
  
二.楠溪江水之深浅
  
  楠溪水幽深又清浅。之美之矛盾,之互补之共谋,独一无二,源于它内部其他的生命。
  
    竹筏在水面上行走,筏工在竹筏上歌唱。姑娘是江中水母的化身,身穿火红的衣服,脚尖踩在江中竹杆上,任性地甩着呼啦圈,那一抹水上的轻盈与虚幻,正是永昆人舞台上甩出的水袖?

    捕鱼人动作娴熟从鸬鹚嘴里掏出鱼,鸬鹚们排好列队,仰望它们的船长,那目光里有卑微也有景仰,有思索也有欲望,它们是不是在想—为了活着,人与动物,如何在一条船上和谐登场?
  
    赤脚采在竹筏上,溪水从十根脚趾缝隙间涌动,游鱼在竹筏边追逐嬉戏,花蝴蝶扭着细腰肢,它们翩翩跹跹,一路和羞伴。

    我的目光长时间停留在一个物体上。那些鹅卵石寂静无声,坚硬又柔软,有的沉静在水底,有的在岸上,它们用目光,记下一批又一批不同身份,怀着不同目地的游人。它们的文字简单,它们的心思朴素,它们的思想在水底里扑闪着光。
  
    楠溪江充满生命的律动,拥有善良的力量。它每天以不同的姿态翻阅耕读人家的文章,放眼丈量,丈量竹篙的长度与水的深度,丈量诗书与礼仪的长短,袅袅身姿,占尽水中风流,它深邃的目光里一定包含和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 坐在竹筏中,清凉的溪水一遍一遍洗涤了心中的欲望,又长出一个欲望--想写一首诗,关乎人之初之善,关乎耕之苦读之乐,关乎思想的光芒,把它放在翠如玛瑙绿玉髓的山中,也能熠熠发亮。
  
  
三.楠溪江畔云的语言
  
  白云乖巧温暖,却不暧昧。
  
    它们在峰尖上,在坡的正面侧面反面,它们在峰腰峰底,从江里水里千丝万缕渗透开来。它们离我很近,它们又离我很远。

    它们漫过我的周身,我的灵魂也泛着如梦如幻的白光。我甚至分辨不出云和雾,我分辨不出它们的年龄性别和真实形态。没有答案,它们只是一些影子,浩如烟海的语言。
  
  是的,影子,到处都是它们的影子。影子是它们全部的语言。
  
  那山那水那人那些绿色的濡染,山歌的对唱,筏工的呐喊,甚至一片叶的凋零,一场雨的奔跑,都能让你在影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,在无声的语言里了然于心于澄澈的思想。
  
  它们是白色的火焰,点亮我灵魂深处未被照亮的黑暗。
  
  它们是白色的海绵,吸汲着我瞬间涌流的记忆的潮水--
  
  记忆中还有一个花坦,与未谋面的那位花坦姑娘。它们带来我的忧伤,泪腺在膨胀。我不能泄露,这是我们十二位老友的共同秘密,如同关系紧密的楠溪十二峰。
  
    我把记忆往白云的深处推了推—

    既然汲出我的记忆,那么就让你来收藏吧,收藏在干净的永嘉山水间,收藏在高高的石桅岩中潜修默隐。
  
  四.楠溪江畔岩的隐喻
  
  楠溪江的岩石懂得大片留白。
  
   上面既有生的一部分,也有死的一部分,它们生死相依,患难与共。但这“死”,是粗相表相假相。岩石深深的罅隙里,依然被生命填满。各种藻类真菌,繁茂而昌盛,构建出一个理想的生命温泉。

    它们朝着雨水朝着阳光,拱起身子,欢腾雀跃,散发出光,散发出色彩,散发出生命蓬勃的力量。
  
    我卸下身上笨重的饰品,将心轻轻地贴在楠溪江的山水岩石上。

    岩石静谧,但我分明听到了虫鸟喧闹草木欢舞,听到了苔藓世界辽阔而深邃的对话,听到了生命的脉动与奔涌,听到骨头在血液里的伸缩舒展。我噤声不语,我的寂静,让各种声响都变得格外生动。
  
  我习惯于这种岩石般的沉默,我体会到一种熟悉的回归,我是山里人,与大自然的思想情感交流没有任何的障碍。我用我的方式参与到永嘉的山水之中,这声音,这光线,这色彩,便也丝丝缕缕嵌入我的身体内部。
    
  绿意,从楠溪江的岩石缝隙中慢慢往上爬,从楠溪江水的两岸慢慢往上爬,也从我内心深处往外蔓延。什么样的山水可温婉一世?
  
  你看,永嘉。
  
  五.楠溪山水,一种精神的海拔
  
  掏空,再掏空,掏到只剩空。掏到能把这些美好都带走。
  
  “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。”好一个“山水隐逸乡情疏朗”的朴素之美!
  
    我盯着它看,我看到溪水之波依然平静,祠堂之柱依然光泽,脚踩之石依然坚硬,耕读之传承依然朴实。

    我看到溪鱼飞跃,想入水又想离岸,荻芦摇曳,水鸭成群,儿童嬉戏,羲之研墨泼亳,灵运裹粮策杖……

    三百里的渔樵耕读,魏晋时光,世界地质公园,中国山水诗的摇篮……我的贪心贪婪隐约可辨。
  
    透过一滴水一朵云一块岩石,打开一扇小窗口,凝视一座城,便窥见自己内心的整个世界。放下杂念,张开怀抱,我想努力去接纳,这种山水隐喻给于的丰富礼物。
  
  我突然陷入一阵恐慌,生活离我居然那么遥远。
  
  黑白飞檐挑起我归隐的欲望。我推倒内心厚重的钢筋水泥城墙,我的梦境从心里飞出,像溪鱼在水里飞跃。
  
  这种美,我既无法抒情,又无力白描。我的语言在我的思想中孤立,表现的浅拙惭愧又慌张,我想动用各种名词,使用各种修辞方法,但它们绕着圈儿或者干巴巴,迷失漫游甚至径自跑开,让我无法表达。如果可能,我想像马可.波罗一样,使用物件和首饰,使用深情和目光,打着手势告诉你,楠溪江,多么纯真多么美!
    
    “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”?

    不,不,不,山水桃源,耕读人家,“往来无白丁”,日日“高朋满座”,它们是清风明月竹林,它们是砚台笔墨远方。“孤独”是没有的事:耕为读之本,水为山之依,人与自然,构建出理想和谐其乐融融的生活家园。

    楠溪江悠闲富足,人寿年丰,这是耕读文化的传承,顺天知命的谨慎。
  
    我在永嘉山水间停留了一日,永嘉把我带到了更远的地方。

    遇上雨遇上云遇上人,遇上爱遇上远方和诗,仿佛已经遇见了一个世纪。这些遇上,让心底间那些无法发芽的隐私,突然间淡然无痕。
来源/作者: www.open-upload.com 
[责任编辑:张嘉丽]
打印本文】 【 】【关闭窗口
>> 评论内容
>> 图片新闻

热点回顾 >>24小时 每周 每月

原创专栏 >>

· 山风 
· 文学 
· 其他原创 

新闻搜索 >>

关键字:
类 别:

新闻专题 >>